在煤监局靠煤矿,报道疲劳

2006年6月,仅有10名工作人员的山西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搬进了豪华办公楼。这座大楼共有34间办公室,每间60平方米,拥有独立卧室和卫生间,同时购置了10辆小汽车。但是,该局买楼买车的钱大部分来自于被他们监管的煤矿。(据2月2日央视《焦点访谈》)每个工作人员都拥有自带独立卧室和卫生间的超大办公室,该大楼称得上“史上最浪费的办公室”;每个工作人员都拥有自己的专车,可以称得上“史上最牛的工作人员”,集奢侈、浪费和舒适于一体的豪华办公楼,究竟是想培养什么类型的煤监人员呢?

国家安全生产监管总局4月4日通报了2005年第一季度安全生产形势,其中煤矿死亡事故503起,同比下降7.4%,但死亡人数却高达1113人,同比上升20.8%。

2天,
3起矿难,79条生命刹那间逝去。从黑龙江到山西到云南,南北西东,留下无数亲人在刺骨寒冬中悲恸。

过去一说到煤矿安全,我们更多地谴责矿主的黑心和贪婪,把矿工不当人看,草菅人命,看有关矿难的新闻,我们总能够看到煤监局的官员痛斥矿主对于煤矿安全的淡漠,有令不行,但是,我们怎么能够知道,当煤监局的工作人员开着用煤矿的钱买的车来检查安全时,煤监局怎么能够硬起手来?

煤矿死亡事故起数下降但死亡人数上升,仍然表明煤矿事故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笔者认为,遏制煤矿事故,已经到了重新检讨和反思、必须拿出更新的思路和更有效措施的时候了。

黑的煤,红的血,冰的泪,李毅中又一次怒吼痛斥,赵铁锤又一次铁拳出击……这是多么悲情与悲愤的场面。但是,浏览最近几天的新闻网站,突然发现:本来够得上“资格”跃上排行榜的这几条新闻,无论是报道、评论的数量,还是点击率和跟帖率,较以往大大下降。更有点像是安监部门的“独角戏”。

据调查,去年11月发生矿难的焦家寨煤矿隶属的轩岗煤电有限公司,就向忻州煤监局“赞助”30万元!

我认为,以往的煤矿安全监管思路,基本上还停留在事后惩罚的后置状态,这是一个最大的软肋,怎样将监管的关口前置,如何让一线矿工们参与安全生产的决策,今后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

遏制不住的矿难,是全国人民的揪心之痛。这几年,中央坚决制止矿难的狠话,说了一次又一次,从“草菅人命”到“黑心矿主”,从“带血的GDP”到“官煤勾结”,针针见血;使出的重拳,从“关闭小煤矿”到“清理整顿”,从“勒令官员退股撤资”到“安全事故问责”,直刺要害。遗憾的是,到今天,爆炸声依然不断,矿难屡屡回潮。从今年10月以来,全国煤矿重特大事故发生频率加快,当月煤矿事故起数比上月上升26.1%,死亡人数上升44.4%。

试想,如果一些煤监局完全被煤矿“包养”,奖金是煤矿发,住宅楼是煤矿建,车是煤矿买,办公室是煤矿资助,宴请是煤矿掏钱,办公用品等也都是煤矿赞助,甚至煤监局一些人的孩子上大学、留学的钱都是煤矿来出,那么,这样的煤监局和沦落风尘的女子有什么区别?

从法理上讲,一线矿工是安全生产中最有权利的监督者。我们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按照这个原则,在煤矿这个事关人命的特殊企业内,矿工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使以利润最大化为主要目标的矿长意志得到有效制约。可是,我国目前的法律法规还没有赋予矿工足够的权利,如矿工们在安全制度制定及更新或增添设备、改进技术、提高技术人员素质等方面没有参与权,也没有对井下安全状况的评估权。最重要的是,当矿工对井

矿难频繁,已经频繁到安监局的官员们马不停蹄,分身乏术;频繁到媒体的用词与镜头已经“江郎才尽”,许多报道往往只需换个地名、矿名、人名即可。可以想象,为何媒体会进入“报道疲劳”,读者出现“阅读疲劳”,以至少了一些激愤,多了一些麻木。

矿难频发,我们很容易找到的症结是矿主安全意识淡漠,煤矿安全投入太少,那么,在煤监局靠煤矿“包养”的前提下,以上的症结还是主要症结吗?

下安全状况产生怀疑甚至明明知道即将发生事故时,也没有拒绝下井的权利(去年,某省一国有煤矿的矿工们已经感觉到安全隐患,但矿方却以解除合同的方法要挟逼他们下井,结果导致许多人死亡)!如果矿工们拥有这些权利,许多事故将杜绝在萌芽之中!

然而,这种麻木,却是一种比矿难本身还可怕的现象。因为,它既彻底暴露了一些企业与地方一再对抗或是漠视中央三令五申的现象,也使进一步遏制矿难的力量,在无形中被慢慢销蚀。

现在,有没有煤监局敢于向全社会说他们从没有向煤矿要过钱?如果没有,该反省的绝不是一个煤监局,该吸取教训的还有那些对基层煤监局负有监管责任的部门。

从技术操作层面讲,让矿工们参与决策也至关重要。一是因为负责安全监督的技术员人数很少,他们观察的范围和处理能力有限;但矿工们人数多、分布在各个层面,对潜在的事故会产生更直接更敏锐的反应;二是技术员因人数太少不能对矿长意志进行抗衡。但矿工们就不一样了,他们人多,首先考虑的又是安全,不会为了利润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因此,他们是把好安全关最关键、最有效的一环,可惜的是,我们偏偏缺少这一环!

以最新3起矿难来说,按照国家安监总局派出的调查组最新通报的事故分析,完全体现了矿主们“无可救药的麻木不仁”、“难以容忍”的违法抗法行为:超能力超定员,违法、违规、非正规开采,不顾矿工的生命和健康,无视法律尊严,地方政府也在保护落后生产力……这种种行为,早在国务院去年颁布的《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以及《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等一系列文件中,已是铁律如山,容不得半点含糊。但一而再、再而三的

来源:中国安全天地网

来源:中国安全天地网

事故却使人们看到:有的地方与企业在执行中央的政令过程中,或是置若罔闻,或是擅打折扣,或是阳奉阴违。

与之相伴的,则是“矿难必然论”、“发展牺牲论”的重新抬头。中央要求提高遇难矿工的补偿标准,抬高企业主的违法成本,有的地方官员竟发出“高额赔款会促使矿工奋不顾身”的奇谈;有的学者也开始把矿难的根源开脱为“不在腐败,而在贫穷”;更多的老百姓,则是对遏制重大安全事故失去了信心,对生命的无辜逝去变得无可奈何甚至无动于衷――

但是别忘了,在这些所谓的“必然牺牲”中,很多却是完全可以规避的人祸。

以生命与健康作为代价获得的发展,绝对不是我们所要的发展。治理“麻木”,必须让中央坚决遏制重大安全事故的决心,尽快地不折不扣地落实下去。因为,当对安全的漠视,对生命的藐视,对法律的无视,渐渐从黑心矿主的眼角弥漫到整个社会,我们失去的,绝不仅仅是那些在矿难中逝去的生命……

来源:中国安全天地网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